Craft Lover

Craft Lover

You can scroll the shelf using and keys

sick in China

July 2, 2010

 

 甚麼?醫院半天遊?

是的,因為昨天是Erika 發燒的第三天,再加上她咳嗽好像嚴重了一點,於是我忍不住要帶她去看醫生。

 在深圳看醫生和在香港、加拿大的私家醫生很不同。

因為所有人要尋醫都要去到醫院裡就診。首先,我們一家三口一起在八時便到達了醫院,幸而那所醫院離我們的家不遠,只要67分鐘車程便到了。想也想不到這麼早已經擠滿了人群! 我們首先是替Erika掛號,她的號碼是105,亦是說當天她是第一百零五位的病人!

 

Erika除了看兒科之外,我們還替她找耳鼻喉科,給醫生清理她的耳垢。因為耳鼻喉科比較人流少,所以我們先到那裡等候。整個程序都算是順利,只是用了約半個小時。 

那後,我們就帶她去看兒科了,見了醫生後,她說Erika的喉嚨有點紅,聽她的呼吸好像不太順,所以要我們帶她去照肺(x-ray)和驗血。

這位醫生就說這麼多便打發我們去驗這驗那。

 

可憐的Erika 一直都對我們“我要走,不想在這裡!”,說真的,連做父母的我們也很想走,不想待在這裡做這麼的測試。離開了兒科部,又要步行去x-ray部門,在那又等了很久才輪到她。她對照x-ray很好奇,又覺新鮮,再加上沒有甚麼痛的感覺,所以,她是可以接受的。但要等拿x-ray片,又再要等一小時多!

在等的期間,我們又帶她去另一個驗血的部門(很多很多人!),我們都很開心她被人抽血的時候很是勇敢,沒有半聲怨言。

等待驗血報告,需要半小時,於是我們離開了醫院,到外面走走。但剛巧外面的地面正在有大工程展開(地鐵),所以那裡的空氣一點也不清新。唯有找一個吃東西的地方坐坐,買了一點飽,好讓她不會太餓。

 

好了,終於時間到了,可以回到醫院裡拿報告。

驗血報告是有的了,但x-ray的照片還是要等多十五分鐘!

看了一看手錶,已經差不多是十時半了。我們拿著她的報告,再去兒科部等待見剛才的醫生(又等多十五分鐘!)。

醫生拿著她的報告看了兩眼,對我們說她有‘氣管炎’,有機會有‘肺炎’,需要吃弱或打針。

我們經過上一次的教訓(就是她們給小孩的藥都是藥丸,很難讓小孩子服用,那一次Erika每一次吃藥都像要把她劏一般的慘叫!) ,我們決定為她打針好了。

因為我們都想:打針 一次過了斷好了!

 

首先在打針前,醫生說Erika 要做一個很簡單的皮膚測試,方可知道她能否適合打針。

這看來是一件小事,怎知,那為護士小姐實在是很不客氣地,沒有愛心地(真的沒有,我看她是有點冷血的!)很用力地把針刺在Erika小小的手腕去。我們倆都想哭哦! Erika哭了很久很久,哭到睡著了!

 

等了二十分鐘,測試完畢,讓那位冷血護士看了她的手腕便說:她可以打針了!

 

我們又拿著藥單都另一個‘配藥’部,配好了她打針的藥(共三種),和止咳的藥。

 

隨後又走到‘輸藥部’…. 有點不對路了,甚麼是‘輸藥’,而不是‘打針’?

我們心裡都以為打針是一支針打下去便成?

原來他們是把那些藥水用‘吊’起來,用管慢慢地把藥水輸到身體裡去。

很恐怖哦!

沒想到兩歲半的小孩子便要‘吊藥水’。

 

但我想,在國內是很流行這一種方法的。

圖片來自:http://www.wangchao.net.cn/jiankang/detail_6515.html

( 我們去的那一間醫院的輸藥處更大,更加多人!!)

 

因為有一些嬰兒也是這樣,不過,更恐怖的是,她們把針刺在頭部,不是手背的呢! 感覺很怪呢!

 

沒想到,我們又要掛號,這一回等了四十分鐘!

幸而Erika仍然睡著,這樣她可以休息一回,不會嚷著要走。

 

終於到她打針的一刻,我用了很多很多力才能把她的手交給打針的護士,她很不想打針(因為看到別人‘吊藥水’實在是很不安的!); 又哭了很久的,大大滴的眼淚不斷的流。流到爸爸看到也十分心酸。

 

成功地把藥水接到她的血管裡去,我們又在那裡‘吊’了一個小時多。離開醫院的時間是一時半。

 

這個‘醫院半天遊’真的很令人透不過氣來。說真的,真的很不滿意國內就診的方式,實在有太多的程序,又要病人這樣跑來跑去,小病變大病,沒有病也生病出來。 (因為醫院始終是細菌多的地方!)

 

回到家裡,Erika的確沒有發燒了,我們也安心了一點,

只是還有咳,需要吃咳藥水。又是另一個很難很難的關,因為那藥水是十分十分的苦。我們做大人的當然知道‘苦口良藥’,但小孩子就邊吃邊吐!我們倆都沒法成功地餵她吃10ml的藥水。最後,爸爸今早去香港買了另一種咳藥水給她,是‘好味一點’,容易接受的藥水,她終於肯吃了。(那位醫生開的咳藥水都是街邊可以買到的成藥,所以爸爸想,在香港買那些成藥也可以的。)

 

現在沒想甚麼了,只希望這位小孩子快點好過來哦。

 這一次醫院經歷,真的很深刻。

可以的話,下一次都是花點錢,去香港就醫好一點了。

只是發燒看醫生,竟要花上五個小時!!!! 實在有點那個呢!(我也不知怎樣形容。) 

Note: 本來想替她拍下吊藥水的樣子,當時卻忘了,因為一直都是要逗她開心,所以沒有空拍照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甚麼?醫院半天遊?

是的,因為昨天是Erika 發燒的第三天,再加上她咳嗽好像嚴重了一點,於是我忍不住要帶她去看醫生。

 在深圳看醫生和在香港、加拿大的私家醫生很不同。

因為所有人要尋醫都要去到醫院裡就診。首先,我們一家三口一起在八時便到達了醫院,幸而那所醫院離我們的家不遠,只要67分鐘車程便到了。想也想不到這麼早已經擠滿了人群! 我們首先是替Erika掛號,她的號碼是105,亦是說當天她是第一百零五位的病人!

 

Erika除了看兒科之外,我們還替她找耳鼻喉科,給醫生清理她的耳垢。因為耳鼻喉科比較人流少,所以我們先到那裡等候。整個程序都算是順利,只是用了約半個小時。 

那後,我們就帶她去看兒科了,見了醫生後,她說Erika的喉嚨有點紅,聽她的呼吸好像不太順,所以要我們帶她去照肺(x-ray)和驗血。

這位醫生就說這麼多便打發我們去驗這驗那。

 

可憐的Erika 一直都對我們“我要走,不想在這裡!”,說真的,連做父母的我們也很想走,不想待在這裡做這麼的測試。離開了兒科部,又要步行去x-ray部門,在那又等了很久才輪到她。她對照x-ray很好奇,又覺新鮮,再加上沒有甚麼痛的感覺,所以,她是可以接受的。但要等拿x-ray片,又再要等一小時多!

在等的期間,我們又帶她去另一個驗血的部門(很多很多人!),我們都很開心她被人抽血的時候很是勇敢,沒有半聲怨言。

等待驗血報告,需要半小時,於是我們離開了醫院,到外面走走。但剛巧外面的地面正在有大工程展開(地鐵),所以那裡的空氣一點也不清新。唯有找一個吃東西的地方坐坐,買了一點飽,好讓她不會太餓。

 

好了,終於時間到了,可以回到醫院裡拿報告。

驗血報告是有的了,但x-ray的照片還是要等多十五分鐘!

看了一看手錶,已經差不多是十時半了。我們拿著她的報告,再去兒科部等待見剛才的醫生(又等多十五分鐘!)。

醫生拿著她的報告看了兩眼,對我們說她有‘氣管炎’,有機會有‘肺炎’,需要吃弱或打針。

我們經過上一次的教訓(就是她們給小孩的藥都是藥丸,很難讓小孩子服用,那一次Erika每一次吃藥都像要把她劏一般的慘叫!) ,我們決定為她打針好了。

因為我們都想:打針 一次過了斷好了!

 

首先在打針前,醫生說Erika 要做一個很簡單的皮膚測試,方可知道她能否適合打針。

這看來是一件小事,怎知,那為護士小姐實在是很不客氣地,沒有愛心地(真的沒有,我看她是有點冷血的!)很用力地把針刺在Erika小小的手腕去。我們倆都想哭哦! Erika哭了很久很久,哭到睡著了!

 

等了二十分鐘,測試完畢,讓那位冷血護士看了她的手腕便說:她可以打針了!

 

我們又拿著藥單都另一個‘配藥’部,配好了她打針的藥(共三種),和止咳的藥。

 

隨後又走到‘輸藥部’…. 有點不對路了,甚麼是‘輸藥’,而不是‘打針’?

我們心裡都以為打針是一支針打下去便成?

原來他們是把那些藥水用‘吊’起來,用管慢慢地把藥水輸到身體裡去。

很恐怖哦!

沒想到兩歲半的小孩子便要‘吊藥水’。

 

但我想,在國內是很流行這一種方法的。

圖片來自:http://www.wangchao.net.cn/jiankang/detail_6515.html

( 我們去的那一間醫院的輸藥處更大,更加多人!!)

 

因為有一些嬰兒也是這樣,不過,更恐怖的是,她們把針刺在頭部,不是手背的呢! 感覺很怪呢!

 

沒想到,我們又要掛號,這一回等了四十分鐘!

幸而Erika仍然睡著,這樣她可以休息一回,不會嚷著要走。

 

終於到她打針的一刻,我用了很多很多力才能把她的手交給打針的護士,她很不想打針(因為看到別人‘吊藥水’實在是很不安的!); 又哭了很久的,大大滴的眼淚不斷的流。流到爸爸看到也十分心酸。

 

成功地把藥水接到她的血管裡去,我們又在那裡‘吊’了一個小時多。離開醫院的時間是一時半。

 

這個‘醫院半天遊’真的很令人透不過氣來。說真的,真的很不滿意國內就診的方式,實在有太多的程序,又要病人這樣跑來跑去,小病變大病,沒有病也生病出來。 (因為醫院始終是細菌多的地方!)

 

回到家裡,Erika的確沒有發燒了,我們也安心了一點,

只是還有咳,需要吃咳藥水。又是另一個很難很難的關,因為那藥水是十分十分的苦。我們做大人的當然知道‘苦口良藥’,但小孩子就邊吃邊吐!我們倆都沒法成功地餵她吃10ml的藥水。最後,爸爸今早去香港買了另一種咳藥水給她,是‘好味一點’,容易接受的藥水,她終於肯吃了。(那位醫生開的咳藥水都是街邊可以買到的成藥,所以爸爸想,在香港買那些成藥也可以的。)

 

現在沒想甚麼了,只希望這位小孩子快點好過來哦。

 這一次醫院經歷,真的很深刻。

可以的話,下一次都是花點錢,去香港就醫好一點了。

只是發燒看醫生,竟要花上五個小時!!!! 實在有點那個呢!(我也不知怎樣形容。) 

Note: 本來想替她拍下吊藥水的樣子,當時卻忘了,因為一直都是要逗她開心,所以沒有空拍照。

 

 

 

 

Advertisements

What do you think?

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polite and on-topic.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